"那为什么?"妈妈有些急躁了。 那为什么妈全身麻木

时间:2019-11-08 02:47来源: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欢乐英雄

  曼格拉:那为什么妈“一个人心里的话往往自然地从嘴里流露出来,要异常小心才能隐瞒住自己的真情。”

妈有些急躁孟格鲁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为什么不来吃饭?”孟格鲁躺在外边的走廊里呻吟。他浑身发肿,那为什么妈全身麻木,那为什么妈失去了动弹的力气。风吹着他的伤口,痛得像针扎一样。但是这一切痛苦他都能忍受,他不能忍受的是,老爷和高拉要在这座房子里行乐,而他却什么办法也没有。他好像忘记了身上的痛楚,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他们的动静,听他们在谈些什么。高拉一定会叫喊着往外逃跑,而老爷一定会紧追出来。如果他能站起来,那他一定去挖一个坑把那个坏蛋活埋掉。但是已经晚了,高拉既没有叫喊,也没有从房间里逃出来。那个时候,她正和老爷坐在收拾得很漂亮的房间里。她正想着:难道这个人一点怜悯心都没有?她听到孟格鲁痛苦的惨叫声,心都快要破碎了。难道这个人就没有自己的兄弟、姐妹吗?如果他的母亲在这里,是一定不会允许他这样胡作非为的。我的母亲看到孩子们用石头砸树都那么生气,因为在她看来,树也是有生命的。难道他的母亲看到他这样残害一个人,会不制止他?老爷还在喝酒,高拉手中正抚弄着一把切肉的刀子。

  

孟格鲁听到“扑通”的声音后也跳进河里。他的水性本来不错,妈有些急躁可是几次潜入水中也没有找到高拉。孟格鲁想了一会儿,那为什么妈然后拿起木棍跟着纳比到老爷的住所去了。这就是那个孟格鲁曾经在路上碰见过的老爷。孟格鲁知道,那为什么妈要是和老爷闹翻了,他在这里一会儿也是待不住的。他走到老爷面前站住了,老爷打老远就厉声责问他:“那个女人在哪儿?你为什么把她藏在自己家里?”孟格鲁一整天都坐在门口,妈有些急躁好像一个农民在守卫着自己的庄稼地。两个妇女坐在住所内哭自己的命苦,妈有些急躁经过这样短的时间,她们俩就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她们俩虽是又饥又渴地坐着,可是看到这样的情景,饥渴的感觉也全都消失了。

  

那为什么妈孟格鲁又说:“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米尔扎:妈有些急躁“啊,可千万使不得。你是想借我侮辱他是吗?

  

米尔扎:那为什么妈“不特别饿,不知道城里现在怎样了?”

米尔扎:妈有些急躁“到回家的时候再看,您看这一着,您的王完蛋了。”部队过去了,10点钟的时候,两人又开始了新的一局。那为什么妈苏罗杰娜低声地说:“这我一点儿也不理解。”

苏罗杰娜毫不胆怯地说:妈有些急躁“不,现在在为我准备锁链呢!我是忍受不了这种锁链的。我像任何男子一样,也认为自己的身心是自由的。”苏罗杰娜进大学已经一年。在这一年中,那为什么妈她看到了爱情的种种表现。有的是把爱情当作开心或玩笑;有的表现得比较放荡和庸俗;有的则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欲望。哪儿也没有作为爱情基础的忠诚。只有拉门德尔是一个忠实的人。当她看到他望着自己时,那为什么妈心里总是突突地跳,而他的眼睛里又隐藏着多么茫然、胆怯和不安的心情啊!

苏罗杰娜慢慢地回答:妈有些急躁“是啊!我发现也是这样!”苏罗杰娜是在一个很体面的印度教徒家里长大的。的确,那为什么妈苏罗杰娜现在仍然每天都到杰赫拉的墓地去参拜。但是杰赫拉现在只是给人留下了一种圣洁的回忆,那为什么妈已经摆脱了人间的污垢和罪恶。然而和古勒拉尔来往和保持关系却是另外一回事了。人们在某人的遗像面前鞠躬,给他献花,可他们却照样谴责偶像崇拜。因为一个是象征性的;而偶像崇拜则是明显而又具体的,或者说前者不是事实,而后者则是看得见的事实。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