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化?人的因素第一。 是否需要用一辈子来弥补

时间:2019-11-08 02:56来源: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灵猫

复杂化人  “三无”妙玉:无名无姓无佛心

从尤三姐的身上,因素第我们看到了女人的一个永恒的命题:因素第年轻时候的失足,是否需要用一辈子来弥补。尤三姐的故事对这个命题作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十分不幸,也十分可悲。但无论如何,尤三姐依然是《 红楼梦 》中的一大亮点,红楼众女子中,也唯有她能跟侠义公子柳湘莲牵绊上一段姻缘,这本身就是她“侠”的一面。红楼女子个个或执笔捧书或捻针引线,日后或死于贫,或死于病,唯独尤三姐是个剑下亡魂,可见其刚烈和侠性。写尤三姐渴望幸福而不得幸福,更使悲怆的色彩加重了!从这里可以看出,复杂化人林黛玉初进贾府时的谨小慎微,复杂化人只是对于南北两地语言风俗以及林贾两府生活习惯上的不同所存在的心理不适,并不是说明了林家果真穷途末路,一贫如洗。像林如海这样的高官,妻子已经亡故,自己忙于公务无暇照顾女儿,而且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也没有心思续弦为女儿找一位继母,故而才把孩子送到外婆家抚养,不是穷到吃不上饭了被迫放弃抚养权的。相信,林如海托贾雨村带去的那封信不光是信件那么简单,应该还有林黛玉的生活费的安排。尤其林如海死后,林家巨额的财产难道能够一夜之间消失无踪吗?绝对不可能。从文中来看,林如海的品行十分优良,并没有贾府众多子弟那些吃喝嫖赌的不良习气,不是个败家之人。而且林家的家庭成员相对简单,不像贾府人口多开销大,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财富一定少不了。即便不会完全由女儿继承,而是整个林氏宗族一起分割,但林黛玉作为林如海唯一的子女,能够分到的份额也依然是相当大的。另外,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是贾府荣盛时期的豪门千金,她出嫁时的嫁妆一定相当丰厚,至少不会比王夫人、王熙凤等人少,这样一笔财富的数量可想而知。当然,贾敏死后,母亲的私房财产是可以由独生女儿继承,作为日后嫁妆的,这些财产跟着黛玉一起进入了贾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复杂化?人的因素第一。

大多数读者至今认为林家的财力是不如贾家的,因素第因为从林黛玉初进贾府那一系列的心理活动看来,因素第她还是很紧张的,好像从没见过世面的小媳妇。其实这不难理解,一个年仅五六岁的女孩子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尤其这个地方还有着和自己的家乡完全不同的风俗差异,很多生活习惯也是不同的,能够做到像林黛玉这样沉着镇定已经十分不错了,换了别的孩子,恐怕早慌得不行了。毕竟林家和贾家地处一南一北,虽然贾府很多方面仍然沿用曾经的南方生活习惯,但两个家庭毕竟存在着相当大的不同。另外,贾府人丁兴旺,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而林家则是人丁单薄的人家,林黛玉除了有个已经夭折的弟弟外,没有任何兄弟姐妹,更不像荣国府似的经常有一大堆亲戚长住,林家是个极冷清的人家,这也造就了日后黛玉的性格,喜散不喜聚,害怕热闹之后的冷清。黛玉之苦,复杂化人是天性所致,复杂化人而宝钗之苦,是社会所使,黛玉的悲剧令人感伤落泪,而宝钗的悲剧令人扼腕叹息。于是读者也就更加明白了薛氏母女在贾府的不容易。为了能够有所依傍,母女二人甘愿充当“门客”,每天承欢贾母膝下,又要时刻察言观色陪着小心。薛姨妈母女在贾府中并非如鱼得水,也是需要承受相当大的心理压力。单以红楼诸钗的相貌来看,因素第红楼第一位美人,因素第并非钗、黛、湘、琴之流,而是东府里的秦可卿,能够兼钗、黛之美,是谓人间绝色。其次可卿之副香菱以及美艳绝伦的薛宝琴能够紧随其后。再则是艳冠群芳的薛宝钗、皇帝的宠妃贾元春以及风情无限的红楼二尤。而黛玉、湘云、探春、凤姐几位还要再随其后。

  复杂化?人的因素第一。

但古代的世袭制不这么简单,复杂化人它袭承的不仅仅是个饭碗,复杂化人还是整个家族的荣耀。这种袭爵制度又分两种:一种是子辈直接承袭父辈的爵位,职位不会有所降低;第二种是规定袭爵的代数,子辈承袭父辈爵位时职位是代代递降的。第一种世袭制一般是皇亲国戚才能享受的,不是跟皇帝的关系铁到了家,没这份好处!从书中来看,贾府的袭爵制是第二种,林家应该也是第二种。但即便是第二种代代递降的袭爵制,也是十分难得的皇家恩赐,这种世袭制度只针对那些对国家十分有贡献朝廷重臣,能够享受世袭制度的官员,祖上的渊源一定都是极深的,当年的荣国公、宁国公曾经跟着先皇出生入死,一起在马背上打来了天下,所以挣来了这份恩典。但即便如此,因素第林黛玉在贾宝玉的心中仍然占有独一无二的位置。有两个主要原因:因素第一是林黛玉和他是前世的情缘,自然今生牵扯不断;二是林黛玉与他趣味相投,是他生活中的精神同类。此外,林黛玉独一无二的才情和个性,亦是令贾宝玉魂牵梦绕的因素。然而,即便已经有了林黛玉这样独一无二的完美恋人,贾宝玉仍然不是老老实实放下对其他女孩子的关爱之情,而这也正是林黛玉对这份爱情不放心的原因。

  复杂化?人的因素第一。

但是,复杂化人头一回出场的妙玉确实十分古怪,复杂化人原因在于她过于正常,而丧失了人们普遍认为的清高本性。至于与贾母的两句对白:“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刘心武先生以此认定这是贾府窝藏罪家之女(妙玉)的铁证,同时也有不少红学家就此认定贾府跟妙玉家曾有过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也许是曾经政治伙伴,而妙玉家祖辈喜欢喝六安茶,所以贾母才会突然出此一语。

当然,因素第持俞平伯先生这种观点的人还有万万千,因素第晴雯被逐之后,乃至宝玉也怀疑到了袭人头上,实在不敢说袭人是百分之百的清白。即便如此,袭人陷害晴雯也只能算是桩疑案,有嫌疑,但无证据。而且从文中来看,袭人虽势利心强,却并非那种良知全无的女子,金钏死后,念及曾经的友谊,不禁伤心落泪,可见对于晴雯,不是万不得已,倒也不至于狠心陷害。时至今日,晴雯真正的被逐原因还是疑案待解。也许真像有些研究者所说的那样,晴雯纯是受了黛玉的牵连,千不该万不该“眉眼像极了林妹妹”,惹得王夫人气急败坏,要杀鸡儆猴。毕竟王夫人也是个尴尬人物,而且不亚于邢夫人。邢夫人无儿无女,又是个继室,难免气短。可王夫人不同,堂堂荣国府的当家夫人,贵妃娘娘的亲妈,四大家族的出身,哪一样都够她享用一世,可她就是不得意。虽有个贵妃女儿,可远在宫里,事事不能替她作主,生了个宝贝儿子,又被婆婆霸占,想亲近一下也不容易。再加上儿子宝玉屋里的丫鬟都是贾母指派的,王夫人想安插自己人又没这个权力。可儿子如果一直这么按照婆婆的意愿长大,将来就必定完全跟自己这个当妈的不一条路线了。王夫人着急,只能从敌人的阵营里搞同化,这才降伏了袭人。袭人实在是个好下属,实实在在为王夫人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晴雯不一样,她的身份和袭人差不多,是贾母正宗嫡派亲信,袭人只是半道上投靠了王夫人,按理说晴雯的地位要比袭人牢靠,可偏偏没落下好结果!究其原因,晴雯实在不是一个“好间谍”!可怜韩令功成后,复杂化人辜负秾华过此身。

可以来研究对比一下宝玉秦钟二人的心理有何不同点。先来看宝玉,因素第宝玉对于秦钟应该讲是单纯的对其品貌的倾慕,因素第是很自然的情感流露。宝玉这个人有意思,见了秦钟以后,他在内心里把自己贬成了“泥猪癞狗”、“死木头”、“粪窟泥沟”,用现代人的思想其实是十分难以理解的。虽然秦钟面貌出众,但宝玉也不差啊,在秦钟眼里宝玉不就是“形容出众,举止不凡”吗?宝玉至于这么自惭形秽、没有自信吗?这太不正常了!其实,宝玉这个人心理上有一种先天的自卑感,而这种自卑感只是在遇到美丽的女孩子或是男孩子时才会被激发出来。也就是说,贾宝玉天生有一种对美丽的膜拜心理,把这当成自己的信仰。书中就有多次提到身为贾府“小皇帝”的贾宝玉情愿为奴婢作奴婢,当然,这些奴婢都是大观园里聪明漂亮的丫鬟们。长相粗鄙的女孩子或是小厮可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可以说,复杂化人王熙凤之所以最能讨得贾母的欢心,复杂化人成为贾母所有儿媳孙媳重孙媳当中的头号爱媳,最大一个原因是此二人性格极其相似,甚至可以说,王熙凤就是年轻时候的贾母。而套用贾母的话来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比王熙凤还要伶俐能干。可见贾母之才,不输于凤姐,也难怪古稀之年,还能够令整个家族上上下下俯首帖耳。

可这里的香菱却因为穿坏了一条裙子而十分懊恼,因素第或者说十分害怕,因素第为什么呢?宝玉说出了两点理由:第一,这条裙子的布料是薛宝琴带来的礼物,只有宝钗和香菱才有,宝钗的仍崭新,香菱的却先坏了,恐怕宝琴不高兴;第二,害怕薛姨妈责备她浪费东西,不知节俭。这两条理由,第一条为辅,第二条才是主。宝钗、宝琴都是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尤其宝琴,跟史湘云一样的豪爽豁达,断然不会把这些细微的俗事放在心上,再者宝钗也是个最体贴别人的女孩子,心思柔腻,更不会为这点小事见怪于香菱。更何况香菱还是哥哥的侍妾,算是她们的“嫂子”,于情于理都不会为一件衣服怪罪香菱。实则这段文字是巧妙地说出了薛姨妈节俭的生活习惯。当然,以一个正常人来看,如果她所拥有的钱财花也花不完,富贵至极时,那是考虑不到节俭这回事的。所谓惜福是假,经济出现危机才是真。薛家“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盛世光景已经不存在了。所以第五十七回,又才有薛宝钗和邢岫烟的一段奇怪对话:来看最后一句:复杂化人“雨村犹未看完。”什么意思?如果这张护官符单单就是这四个家族的话,复杂化人贾雨村看到这里就应该已经看完了,为什么作者要说他没看完呢?除非,这张单子上还有另外的家族,不单单只是这四家!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