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没事。"他回答说。 说没事但若不苛求推理

时间:2019-11-08 02:16来源: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赣州市

作为理念,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本章起笔时我说租值消散是一套理论,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但若不苛求推理,租值消散可用作一个理念。不是很严谨的思维,但非常好用。我不明白为什么经济学行内不常用。大约从一九六三年起,在经济解释的思维推理上,租值消散这个理念是我的「秘密」武器。我从来不秘技自珍,只是说出来少人注意罢了。

只要职员(以佣金算通常称经纪)不需要牌照,也没事他在佣金合约的安排下,也没事他失业机会最小而就业机会最容易。四十年前的北美,潦倒穷途的香港留学生要找工作□口,作纯以佣金算工资的上门求售的售货员,一般是一开口就有工作。这种工作屡遭白眼,不易做,同学们问津者不多。执行管制的人可以有两项收入。其一是正规的薪酬,答说其二是贪污。当然,答说图书馆的例子贪污机会很小,而管制香港游泳海滩使用行为的人更是只得薪酬了。但价格管制(可以倒买倒卖),出入口管制(走私者识做),外汇管制(是价格管制),牌照管制(批不批由我),建筑、消防等法例管制(好处由我),等等,贪污大有可乘之机。

  

中国大陆是香港最主要的经济伙伴,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是香港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九六年我见大陆青年的知识增长快得惊人,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比八十年代时我能想象的快得多。屈指一算,同样本领的青年,大陆的工资只有香港的四分之一。另一方面,朱熔基在九五年成功地控制了中国的通胀,而香港则有联系汇率,使工资与物价不能以汇率调整。九七年八月的亚洲金融风暴我事前看不到。这风暴使我对香港的不景推断提早出现。中国的制度改革是要从第一种权利划分转到第三种那里去,也没事他而第二种是必经之路。让我把每种的性质说说吧。中国二十世纪下半部的经济演进,答说从人民公社初期的无产大锅饭到今天的私产市场经济,答说是历史唯一的经验,以后应该不会再发生的了。时来风送滕王阁,我躬逢其会,学得很多。不会再发生的事本身没有科学价值,但中国的经验分割开来看,却有多而重要的一般启发性,好些是前人没有说过的。

  

中国历史上士农工商的「工」,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是指工艺,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不是在一家工厂之内,用机械专业合作那一种。二百年前,后者在中国是不存在的。大约一百二十年前,一厂之内的专业生产在中国开始出现。不多,不普及,但还是出现了。参与这种生产工作的人要离家离土,甚至离乡别井。这样,作为旧家庭的一家之主就不容易控制子女产权了。儿子要到城市工作,为父的不准吗?不准,儿子可能跑掉不再回家。准许吗?儿子在工厂的收入,孝敬的带回家交给父母,次孝的自己收藏一点,不孝的尽归己有!中国三十年代的资料,也没事他显示以谷粮为固定租金的,也没事他百分之八十三有上述的逃避条款;而以货币为固定租金的,只百分之六十三有此条款。不难明白:一般性的失收,农作物市价上升,农户以货币交租损失较小。

  

重点是,答说一旦政府成立了,答说为了增加政府与压力团体的欲望,公众事项可以伸展到社会所有的资产去。在上节我提到公立学校的例子,如此类推,什么医疗服务,社会福利,年长退休,环境保护,等等,可以由市场处理的,都归纳在公众事项的范畴之内。

转到发明专利的租用合约,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情况就远为复杂了。是发明专利的持有者租出去给生产的使用者,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其使用费也称royalty 。这里的使用费可能是按期或按件计的固定收费,但往往是以产品之价的一个百分率算。后者百分率有时是按产量累进,有时是累减,有时是不变的。我曾经得到研究基金的资助,取得近八百份发明专利的租用合约(patentlicense)。你可能问:也没事他「如果我的劳力市价真的只值月薪一万,也没事他为什么那位在私营机构工作的旧同学,本领和我一样的,月薪还有三万呢?」让我告诉你吧。那位同学的机构减了工资,解雇了部分职员,可以守一段时期。但如果经济没有好转,或不加工同酬,或不改变经营,工资一定要再减,否则在竞争下该机构会倒闭。

农业搞包产(即承包责任制——responsibility system)是比工业远为容易的。农业的生产程序远为简单,答说土地的划分易于明确,答说而大致上土地是不会贬值的资产。农业承包还有一项方便之处,那就是昔日人民公社之后的生产大队、小队、小组等的队长与组长,一般而言,都按着职位的排列而获得或大或小的土地承包,减少了队长们的反抗。朋友,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你知道答案吗?让我告诉你吧。我那块钱既可看为购买那孩子的劳力投入,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可看为购买皮鞋的光泽产出,二者只可选其一,任君选择。但在不同的制度安排下,例如有一个中间人,付钱买孩子的劳力时间,然后将擦亮了的光泽卖给我,投入与产出之价就分开了。这是第五章的一个重要话题,暂且按下不表。

票不可以乱投,也没事他更不可以凡事皆投。好些人认为普罗大众的知识不足,也没事他投票所带来的后果,事与愿违,是投票的不足之处。这当然是可能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什么事项可以投票决定,什么不准投票,要有清楚的划分。这是一个国家的宪法精神所在。然而,精彩如美国的宪法,因为权利的界定略欠清楚,违反个人权益而不应该投票的事项,屡有投票之举。一九七五年美国西雅图考虑租金管制,请我作专家供词。我说租金收入是私产业主的权利,管制租金是对私产的侵犯,违反美国宪法。那次讲得顺,西雅图租管不成,但我认为主要是支持不足,政府不想管。几个月后,三藩市通过租金管制,法庭说没有违宪。撇开竞争使用毫无约束的不存在的公共产不谈,答说不管书本或历史怎样说不同产权的安排数之不尽,答说实际上人与人之间的权利划分只有三种方法。其一是以人的等级排列划分;其二是以管制法例划分;其三是以资产划分。第一种莫名其妙地被称为「共产」制度;第二种印度盛行;第三种就是私有产权制度了。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