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事。 就把安娜的终身定下了

时间:2019-11-08 02:59来源: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尤雅

安娜到现在都没讨到王贵一句完整的“我爱你”。

丈母手一挥,就把安娜的终身定下了。丈母说:“人家是三代贫农,出身多正?高中入党,底子多硬?学的是洋文,以后你就吃香的喝辣的吧。眼光放远一点,好看有什么用?不能当饭吃。想想你的年龄,看看你的出身,不过是个臭皮匠,有人不嫌弃你肯要你,算你走运!”安娜一腔悲愤,委屈地嫁了。在现实面前,爱情的幻想成了幼时珍藏的鹅卵石,让人喜欢却一文不值。这次“家用纷争”的结果是,以后仍旧安娜管钱,王贵花钱,但是王贵又多了个任务--记账。

  的事。

这次去乡下,安娜又是住了四天就回来。安娜觉得,四天是她的极限。这次肉刑基本上算成功,二多子老实了好长一阵子,天不黑就回来。“嗯,还是得打!小孩不打不成器!”王贵和安娜也和其他家长一样,开始了棒头底下出孝子的生涯。坏处是,二多子一看到安娜就害怕,有时候安娜伸手想摸他一把,他都吓得一缩头。安娜心里有点难受。但家里教育,总得有个唱红脸唱白脸的区别。都打,家庭就不温暖了,都不打,孩子又难管教。这二十年,我又得到了什么?安娜看着散去的人流,心中无限怅惘,仿佛觉得这二十年自己的人生书页缺了好大一个角,已经影响整本书的故事情节了。

  的事。

这个“不提了,不提了”大约是这次同学聚会使用频率最高的词,基本上概括了二十年的不如意,是长长一段青春的缩写。于是,“不提了”就成了失意的代名词。这个故事后面的花絮是,王贵每次回系里开大会的时候,都努力避开小芳那水汪汪,欲语还休的眼睛。即使他正在走廊上跟其他老师聊天,只要看见小芳远远过来,也会赶紧找借口躲开。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很没气概,本该给小芳个理由,可他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王贵一句话都不留的态度,促使小芳下定决心参加系里的出国选拔。很快,她就如愿待发了。

  的事。

这个女孩是王贵教学小组新分来的毕业生,我姑且叫她村姑小芳。小芳过去还听过王贵的课。从外形上看,若论相貌,除了比安娜年轻一点,其他实在没什么可比的。可这女孩就有一个优势--对王贵发自内心的崇拜。小芳家在农村,读书晚,到大学毕业也是二十六的大龄了,留校后无依无靠,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那时候,王贵是教学小组的组长。出于领导的关心,帮她解决了一些实际难题。

这既让安娜有种松口气、省了解释的放松,又有种猜题押宝忙半天却突然考试取消的不甘心。后来想想,分手我都能接受,我还不能接受他的什么?我决定冷战,以理性看他表演。真处在分手边缘,经常出乎意料地发现他的爱。

划船。”二多子突然转身要求。化险为夷。第七章二多子力挽狂澜(1)

化学老师把涡轮司机的款款情深一丝一毫都看在眼里。她老了,不再期待爱情,但从这对金童玉女身上,她感受到青春曾经在自己的身上闪烁光彩。她一直想告诉安娜,你注意过身边有个男孩,每天的目光一直追随你吗?但是出于老师的身份,她不好点穿。化学老师是个老姑娘,自视甚高,为了男朋友才从大城市调来这个小城镇教书。她男朋友分在这里的一家大型化工厂,后来因一次化学实验意外死了,她便从此关闭了爱情的门。她仿佛从安娜身上看见自己年轻时的影子,她推荐安娜看所有与课本无关的书,甚至教安娜戏剧表演。她跟安娜讲,凭你的天资,只需要一只眼睛看世界。安娜一直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那我的另一只眼睛干什么?我岂不成了独眼龙了?”安娜跟涡轮司机学老师话的时候一脸困惑。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